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零金”收官,獎牌榜名列第八。中國體操隊在斯圖加特世錦賽黯然離場。連日來,賽場上大大小小的失誤讓體操隊上上下下都過得很壓抑。在東京奧運會前的一次大考中,中國隊沒有拿出合格的答卷,令不少體操迷對奧運前程憂心忡忡。
  失誤纏身,如何破解
  中國隊的“霉運”從資格賽就開始了。男隊“一哥”肖若騰在鞍馬項目上掉下器械,導致這位去年世錦賽鞍馬冠軍在斯圖加特賽場無緣單項決賽。同樣掉馬的還有在男子資格賽多個項目都打頭陣的孫煒。
  與肖若騰情況極其相似的是鄒敬園。這位兩屆世錦賽雙杠冠軍本應該是隊內單項最突出的選手,同樣是在他的長項雙杠上出現從未有過的失誤,無緣決賽。資格賽失誤的結果是,兩位衛冕冠軍失去了沖金的資格,彼此卻進入對方擅長項目的決賽:肖若騰要在雙杠上拼姿態,鄒敬園卻在鞍馬上刷難度,這種錯位就好比最好的鋼,沒機會用在刀刃上。
  對于肖若騰、鄒敬園和孫煒來說,他們在資格賽上的失誤極其罕見,連他們自己也始料未及。
  男團決賽中,衛冕冠軍中國隊一路高質量完成動作,但在最后一項單杠比賽中,首個上場的孫煒在做直體特卡時“掉杠”失誤,隨后出場的俄羅斯選手主動降難度保穩,中國隊遺憾摘銀。
  女團決賽中,去年世錦賽獲得銅牌的中國隊僅列第四,無緣獎牌。隊內“一姐”劉婷婷在高低杠和平衡木比賽中接連出現失誤,三次掉下器械。這種接近“脫范兒”的表現直接導致本來可以參加個人全能決賽的劉婷婷最終由首次參加世錦賽的小將唐茜靖接替參賽。
  男子全能決賽中,肖若騰在最后一輪單杠比賽中加難度沖擊金牌,結果在完成三連飛的技術串過程中失誤掉杠,無緣獎牌。單杠決賽中,連日來在各個項目都發揮穩定的林超攀也出現失誤,未能完成既定難度動作,排在第六名。
  無論教練還是運動員,賽后接受采訪時,“穩定性”“成功率”都成為高頻詞。國家體育總局體操運動管理中心主任繆仲一賽后總結道:“我們最大的問題是臨場發揮的穩定性。過去我們的勝利會建立在對手的失誤上。這次世錦賽,我們的對手俄羅斯,男團零失誤,單杠雙杠,六人次落地全部站穩。當對手接近完美時,我們任何一個失誤都非常致命。”
  “拿去年世錦賽的男團決賽來說,我們有失誤,對手有更大的失誤,我們最后以0.049分的微弱優勢奪冠,而體操中最小的扣分單位都是0.1。”繆仲一說,“劉婷婷去年世錦賽是平衡木冠軍,當時拜爾斯失誤了,當拜爾斯帶著超高難度動作強勢回歸時,我們顯得束手無策。”
  “失誤、傷病、狀態等等,都不是我們失利的借口。我們必須認識到和對手的差距,即使是臨場發揮不好也是能力問題,必須要在訓練中找到根源和解決辦法。接下來我們會繼續強化體能訓練。俄羅斯失誤少的重要保證就是他們強大的體能,這是保證穩定性的基礎性因素。”
  難度上還是不上,這是個問題
  男子全能決賽中,肖若騰在最后一輪單杠比賽中加難度沖擊金牌未果,反而丟掉了本來有機會保住的銀牌,最終位列第四。這個選擇在體操迷中有不少爭議。此時是保銀,還是爭金?
  肖若騰賽后表示,這是他賽前就想好的計劃,如果最后一輪還差一些分數的話,就果斷加難度上。既得過冠軍也拿過亞軍的肖若騰并沒有把銀牌看得很重,而是選擇在挑戰對手的同時挑戰自己。
  在肖若騰看來,自己在全能上的失利不能都歸咎到單杠的加難度失敗,他本來有機會不冒這個險。吊環上落后的分數太多才是根本原因,他的吊環得分在除了單杠失誤以外的所有項目中是最低分。
  對于肖若騰的選擇,繆仲一非常感動。“不能簡單地把他的選擇看作丟掉一枚獎牌。他給我發微信說,由于他‘自私’的選擇,導致戰果上打折扣,非常自責。但他這種敢于挑戰,勇于擔當的精神,比獎牌更重要。去年世錦賽鞍馬決賽中,他也是臨時決定加難度,最后拿了金牌。這次鄒敬園在不是他長項的鞍馬決賽中,也選擇了上難度,最后位列第四名。”
  對于體操運動員來說,上不上難度永遠是需要平衡的問題。肖若騰之所以在吊環上不敢加太多難度和他的肩傷有關。如果訓練中上難度操之過急,也容易給運動員埋下傷病隱患。此外,難度加上后,穩定性也會受到一定影響。
  鄒敬園在鞍馬決賽上將難度加到6.3,他覺得不能再繼續加難度了,前三名的難度分已經接近7分了,再加難度和他們硬沖不現實。林超攀在單杠決賽后表示,自己要在鞍馬和吊環加一些難度,為團體再爭一些分數。但在雙杠、自由操、跳馬、單杠方面,不會再上難度。距離東京奧運會時間不多,完成分和穩定性顯得更為重要。
  “零金”收場,并非一無是處
  3銀2銅的結局,一方面暴露了中國隊“零金”的慘淡戰績,另一方面,與去年世錦賽4金1銀1銅相比,中國隊僅少了1枚獎牌,說明中國體操基本實力仍在,并非災難性滑坡,也不是一敗涂地。
  肖若騰在自由操上獲得第三名,是繼鄒凱后,多年來中國男選手在自由操單項賽場罕見的好成績。資格賽中雙杠失誤的鄒敬園在男團決賽中拿出完美的一套動作,征服裁判,得到超過16分的雙杠最高分。
  女隊中三位2003年出生的小將,讓人看到東京奧運會上中國隊的新希望。頂替劉婷婷參加個人全能的唐茜靖,第一次參加世錦賽就一路殺到第二名,追平了中國女選手歷史上最好的全能名次,令人眼前一亮。李詩佳在平衡木決賽中,首個出場,克服緊張心態,頂住壓力獲得第三名。祁琦在資格賽以第八名壓線進入女子跳馬決賽,并在決賽中沖到第五名。
  在女團決賽中“崩盤”的劉婷婷也不可全盤否定。她在女子資格賽第一個比賽日中排名第二,是隊內表現最好的隊員,并入圍高低杠和平衡木的決賽。她在這屆比賽中的最大收獲可能就是如何面對自己的挫折。
  從單項決賽過程來看,她克服了巨大的技術和心理障礙,短期內調整狀態實屬不易。她在高低杠決賽中選擇和團體賽上失誤時相同的一套動作,成功完成。平衡木上,她沒有犯團體賽上相同的錯誤,很好地控制住身體,在拜爾斯接近完美表現的壓力下,獲得銀牌。
  在繆仲一看來,在當今國際體操整體水平大幅提高的環境中,中國隊仍是一支實力不容低估的力量。“美國女隊和俄羅斯男隊依然是最大的競爭對手,日本隊將坐鎮奧運主場,實力絕對不容小覷。英國的單杠、鞍馬,土耳其的吊環,菲律賓的男子自由操都讓我們見識到了各路新貴的實力。現在發現問題,為時不晚,從這次‘爆雷’中好好吸取教訓,臥薪嘗膽,東京我們有信心打一場翻身仗!”
 
 

上一篇:斯諾克英格蘭公開賽丁俊暉首輪出局

下一篇:返回列表

11选5杀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