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南開大學建校100周年,以一場意義深遠的思想盛宴——“世界大學校長論壇”開啟下一個百年。來自牛津大學、萊斯大學、伯明翰大學等海內外44所知名大學的領導者及世界著名科研機構負責人、各國專家學者120余人共聚一堂,就“世界一流大學的使命與能力建設”各抒己見。如何建成世界一流大學和應該培養什么樣的人成為最受關注的話題。

  與會專家和學者的一個共識是,技術創新加速和全球化的不斷深化,給高等教育帶來了新的挑戰。大學尤其是世界一流大學必須不斷探索,應對挑戰同時抓住機遇,適應這個快速發展的世界。

  建一流大學 全球化思維至關重要

  中國的頂尖大學現在的表現足以與美國和歐洲最優秀的大學相媲美——這是泰晤士高等教育首席知識官菲爾·巴蒂分析泰晤士高等教育最新發布的研究報告得出的結論。他期待中國能繼續保持過去幾十年的發展勢頭,讓更多的大學提升國際排名。

  他同時拋出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如果說中國在高等教育方面趕超其他國家的目標“已經完成”,那么現在的問題是,能否拓寬自己的體系,成為日益全球化的高等教育社區的一員,“如果那樣,全世界都有可能從中受益”。

  在如何提升能力建成世界一流大學的探討中,如何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同時融入國際化浪潮,成為專家學者討論最為熱烈的內容。

  南開大學校長曹雪濤談到南開大學的發展歷程與中國的發展息息相關,并受益于國家的經濟增長和社會進步;同時,與合作伙伴大學和學術機構進行了數十年的密切合作,讓南開大學受益匪淺,“全球化思維至關重要。”

  北京大學校長郝平認為,瞄準國際前沿、對接國家戰略,為大學提供了最為持久的競爭力與動力。而重大原始創新成果,既根植于深厚的基礎研究,也往往產生于學科交叉地帶。因此,大學既要保持對基礎研究的持續投入,為基礎研究和自由探索營造寬松的學術氛圍;又要以前沿和關鍵性問題為導向,統籌多學科的頂層設計,聚焦重大科技問題進行攻關。

  郝平認為,隨著大學與政府、企業、科研院所等組織的關系日益密切,應逐步升級成“有核無邊”的創新共同體,大學要把服務經濟社會發展融入到辦學精神中,在人工智能等新興領域,探索與政府、企業等外部組織的新型合作模式,實現知識、技術、產品與產業的協同創新。

  按照美國萊斯大學校長李達偉的理解,當今時代,社會給大學帶來的一個重要的變化就是“無邊界”。一方面,高等教育延伸到校園外,科學技術使終身教育成為可能,“教學方式不再傳統,學生也不再僅指普通大學生”;另一方面,高等教育跨越了地理邊界,高等教育發展具有國際化特點。

  “杰出的大學要有影響世界的能力,世界一流大學要具有世界眼光。”李達偉的觀點是,一流大學之所以區別于其他,主要在于擁有為人類社會福祉奉獻力量的使命感、對真知的孜孜以求、在競爭合作中謀進步,以及具有長遠的發展眼光投資未來人才。

  培養改變中國乃至世界的人

  這是以人工智能、大數據為代表的“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時代,對創新的速度和質量,以及未來人才的素質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北京大學校長郝平認為,這使得大學在科技創新、人才培養等各項事業中的角色也發生了新的變化,“世界一流大學在人才培養上也要推動一系列變革”。

  在他看來,培養“德才均備、體魄健全”的人才,是大學的立命之本。而當前,需要培養更多綜合素質突出、又在特定方向鉆研精深的復合型、創新型人才。這背后,是整個社會的知識體系、科技體系和產業體系的更新換代不斷提速,社會分工日益細化。

  學生應在大學里成為學習的主體和中心。郝平建議,要利用信息技術等手段賦予學生更多的自主權,激發他們的求知欲和探索心;同時緊盯學術發展前沿和時代變化趨勢,不斷調整學科結構、課程設置和教學方式,引導學生樹立終身學習的理念。

  英國格拉斯哥大學校長馬斯凱特里談到,人的培養是一所大學最重要的使命,“格拉斯哥大學希望畢業生成為世界的改變者”。事實上許多格大畢業生確實通過他們的發明和研究改變了世界,“他們所接受的教育會告訴他們,有責任使社會變得更好。”

  曹雪濤認為,大學肩負著培養人才、科學研究、社會服務、文化傳承與創新、國際交流與合作等重要使命。愛國主義深植在南開大學培養人才的傳統之中。曹雪濤一再引用老校長張伯苓在1935年曾發出的“你是中國人嗎?你愛中國嗎?你愿意中國好嗎?”的“愛國三問”,而在今天的新時代,南開大學又新推出了“4211卓越南開行動計劃”,即實施“文科振興、理科提升、工科攀登、生醫發展”四大計劃,目前各項工作已經全面啟動。

  李達偉大膽暢想20年后大學的模樣,“可能更加具有可塑性,機構組織更加靈活,或許大學機構組織會成為區域經濟社會發展職能部門。”總之他呼吁大家用創新思維破局發展,“我們生活的時代有太多全球性的挑戰,這需要世界一流大學用新的合作機制來開展科學研究和教學育人。”

  “在科技飛速發展的人工智能時代,特別要促進科技與人文的跨界融合。”郝平認為,必須用人文關懷來回應新的倫理和價值困境,“人文精神是教育的靈魂,為大學乃至人類社會的發展傳承提供了源源不絕的給養。”

  他認為,既要扎根中國大地,深入研究并繼承發揚優秀中華文化,用中國理論闡釋和解決中國問題;也要深化國際人文交流,積極參與文明對話和全球治理,廣泛借鑒國外大學的有益經驗。最終,要站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高度,為解決全球問題提供中國方案,服務人類的共同福祉。

上一篇:港珠澳大橋成為跨境學童求學新通道 惠及學童1.8萬人次

下一篇:返回列表

11选5杀号法